A A A 
关闭视窗

新闻公报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谈医管局检讨督导委员会
*******************

  以下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今日(七月二十日)出席公开活动后会见新闻界的谈话内容: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我希望藉此总结医院管理局(医管局)检讨督导委员会的工作。我们在昨日举行了医管局检讨督导委员会第三场公众谘询论坛,在这之前,其实我们在这数月内,已进行了很多谘询工作。首先,我们其中的一轮谘询工作,是与专业界别组织、病人组织,以及所有相关的持份者,进行了一轮谘询,我相信有数十个组织曾向我们发表意见。当然亦举行了一些专场的谘询,是向医学界组织及服务提供者谘询,我们也曾进行。然后,检讨督导委员会曾到访医管局辖下的七个医院联网,向七个医院联网的同事进行谘询。最后,我们举行公众谘询,包括四个焦点小组会议,以及三个公开论坛,昨日的公开论坛是最后一个。因此,举行了昨天的论坛后,在接着的数个月,我们会就在整个谘询过程中收集到的意见作出总结,然后医管局检讨督导委员会将集中讨论其报告。我们希望在报告中能向医管局提出建议,作为医管局在下一个阶段,不论是改善联网管理或资源运用的效率,以及其他方面,例如临床管治等,能提供积极的作用,让医管局可以跟进。

  在谘询过程中,我们听到很多意见,我在此谈谈听到的主要意见。第一方面是关于医管局联网的管理,这是在我们听到的意见当中,所占份量较多的。大家也指出,医管局现有七个联网,由于七个联网需要向当区居民提供所需的服务,亦希望提供弹性,让各联网的服务能切合其需要服务的对象,因此,医管局一直有把权力下放予七个联网。不过,有部分意见认为,权力下放除提供弹性外,亦带来另一些后果,例如联网与联网间的政策,特别是人力资源政策,未必具备一致性,以致我们的同事,有时互相比较不同联网时,觉得不是太好。可能有联网在某些人力资源措施上较宽松,但另一些联网在同一政策上则拿捏得较严谨。另外,亦有同事认为,由于联网在人力资源方面有自主性,当同事希望升迁时,他们发觉在联网与联网间的升迁比较困难,因为他们可能认为联网较倾向升迁其联网内的同事。

  另一意见也是与人力资源有关,就是当联网发觉有紧急情况或服务压力特别大时,他们认为医管局总办事处可以运用其权力,在联网与联网间调配资源,以纾缓服务压力。不过,他们认为这方面的成效不大,即联网与联网间能互相补足,把资源互相调配,以补充不足的情况,不太能充分显示出来。针对这方面,医管局检讨督导委员会曾作出很多讨论,当然现阶段我们未正式提出一个建议,但我亦感觉到,很多委员的倾向,可能是希望医管局把特别是人力资源这方面的权力稍为调节,令医管局中央有更大权力,可在联网与联网间互相调配资源,以及提高联网与联网间人力资源政策的一致性。

  第二个听到很多意见的范畴,就是七个联网间的资源分配(事宜)。医管局从政府获得的资源,是一次过的一笔性拨款。这一笔性拨款,每年分配予医管局后,由医管局总办事处全权负责,将资源分配予辖下的七个联网。在这过程中,有些联网,特别是新界东、新界西和九龙东联网提出,认为他们获分派的资源,与当区需要负责的人口比例不符。因此,有部分声音认为,我们应以人口比例的方法分配资源。另外亦有些意见认为,由于有些联网的服务,只集中在某些联网提供,并非七个联网也有提供,例如肝脏移植服务集中在港岛西联网的玛丽医院,而心脏外科服务亦集中在三个医院联网。在这情况下,若我们纯粹按照人口比例分配资源,便不能照顾这些我们称为特别或第四层的专科服务。因此,在检讨督导委员会商讨的过程中,当然暂时仍未有最后结论,不过我觉得有很大的倾向,是希望两者均能兼顾,即是在扣除那些在某联网才提供的第四层服务,作为特别分配后,其余用来分配给各联网,主要用来提供第二层服务的资源,基本上应该按照联网的人口比例分配。当然,人口比例中亦包括人口的年龄结构,亦要照顾跨联网的服务,因此在照顾了跨联网服务,以及就第四层的专科服务分配特别资源后,其余的资源应按照人口比例分配。不过这些涉及大范畴的政策,我相信当医管局检讨督导委员会作出建议后,细节也要由医管局具体落实,过程也需时,尤其若要制定一套方程式,决定如何分配资源予医院联网,也需要一些时间。检讨督导委员是不会为医管局连方程式也写出来,而是向他们提供方向,医管局要具体设计其方程式。

  另外,我们亦听到很多其他的意见,我不在此详谈,不过可以提出一些,例如我们听到很多巿民的意见,表示现在面对人口老化、医疗服务需求增加,以及医护人手紧张,令他们在接受服务时的轮候时间,无论在专科门诊或普通科门诊,甚至在急症室,均是太长;亦有很多不同的意见建议我们如何改善医护人手紧张的情况。此外,亦有很多意见是有关医院内的不同职系,他们就自己的待遇、工作环境提出很多意见。当然,不同的病人组织及不同专科的一些持份者,也就着他们的专科及专职职系提出意见,例如一些培训不足的问题,药物的供应问题,特别是一些昂贵药物的问题,医管局能否在药物名册中多作放松,或在撒玛利亚基金的申请标准上放宽等,其实也有很多意见。

  我们会在接着的数个月,在今年年底或最迟明年年初,总结我们的工作,提出我们的报告,届时该报告应该会向大家公开。

记者:(有关医院联网资源分配,你刚才提到之后中央在资源分配方面有更大的权力,是否因为有「山头主义」的情况出现?委员会有否谈及这事宜?之后会做什么避免再被人诟病?)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有关所谓「山头主义」,其实我们在谘询过程中的确听到不少,当我们解读什么是「山头主义」时,发觉很多时其实是指我刚才所说,在某些人力资源政策方面缺乏一致性,即是不同联网由于有其自主度,导致他们在演绎医管局总办事处的人力资源政策时,松紧度可能会有不一。第二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在联网与联网间的人手调配效率,即是不能有效率地在联网与联网间调配人手,以应付一些临时或短时期的服务压力。

(请同时参阅谈话内容的英文部分。)



2014年7月20日(星期日)
香港时间20时30分
W3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