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关闭视窗

新闻公报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谈《2016年医生注册(修订)条例草案》和《私营骨灰安置所条例草案》
*******************************************
  以下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今日(七月十六日)出席一个电台节目后会见传媒的谈话内容全文: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随着昨日是本届立法会会期的最后一天,我们还有两项条例草案未能完成审议,未能通过。正如昨晚政务司司长所说,我们现在所需要做的是向前看。在《2016年医生注册(修订)条例草案》方面,虽然有人提出我们可以等待新一届立法会开始后尽快(审议)这项条例草案,或争取这数个月的时间,协调一个大家可以接受的方案,然后把这项条例草案没有争议的部分,或经过协调后达成共识的争议部分,尽快提交新一届立法会,应该可以尽快通过。我认为这看法不是太实在的,因为大家也知道,今次提出的修订或医务委员会(医委会)改革是相对温和及平衡的。尽管如此,也引起如此大的反应。首先,是否可协调,尤其是增加医委会非业界成员的数目,然后取得平衡,这部分我也要承认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当然我会听新一届立法会议员的意见,但我对此并不是抱很乐观(的态度),而且在今次的讨论和辩论中,不断有议员指出这只是小修小补的方案,是不可以接受的,应该用更彻底的方案。在这事件上,大家留意到无论是支持或反对条例草案的议员,也是提出这道理作为反对或支持的其中一个原因。因此,可想而知,我亦不能当听不到这些声音。其中有议员重复提到是否应考虑设立一个独立的医疗投诉处理机制,(这个建议)是不可以当作听到不的。既然如此,较大可能是等待医护人力策略性检讨报告公布后,会有一些较整体的医委会改革建议,当中肯定要包括一个独立医疗投诉机制,作为其中一个可行性或可能性;另外一个更具争议的是非专科医生的持续进修机制。因此,届时这些也会是作为医委会整体改革的方案,要进行更彻底的谘询,然后尽快推动立法工作。我估计这工作应该不可能在本届政府余下不足一年的时间内完成,但我们会争取在本届政府余下的时间尽量做所有工作,令下届政府可尽快马上推动立法工作。

  另外(一项未能完成审议的条例草案)就是《私营骨灰安置所条例草案》。这是一项全新的条例草案,因此推动立法过程的时间较长,法案委员会审议的过程亦较长,因为它本身是一项新的条例草案,仅是委员会阶段的修正案,我可以告诉大家,已有540多项。既然如此,第一,解释了相对上为何这项条例草案在法案委员会要经过两年时间,而《2016年医生注册(修订)条例草案》则只需数个月时间,这是成比例的。另一方面,这亦反映了它在细节上,虽然大原则是相同的,若你问两项条例草案的大原则,是否支持医委会改革,大家也支持的;是否支持立例规管私营骨灰安置所,大家也是支持的,细节上肯定亦有不同意见,所以才会产生540多项委员会阶段的修正案。在这点上,我非常感激食物科的同事及立法会跨党派的同事,因为大家积极提出有建设性的建议,亦包容条例草案不完善的地方,因为已累积这么久的问题,没有可能提出一项很完善的条例草案,能解决所有问题。条例草案肯定仍有不完善的地方,要在实施过程中再完善。不过,我们会争取在新一届立法会开始前,尽量利用时间,首先把500多项委员会阶段的修正案纳入新的条例草案内,然后再提交(立法会),希望可省却新一届立法会法案委员会的审议时间和工作。另外,我们亦会把部分行政工作先平衡进行,即条例草案未通过已开始筹备发牌当局,以及筹备并设立执行法例的单位、组成人员,招聘及培训他们,令法例一旦获得新一届立法会通过后便可尽快节省前期的筹备工作。对关心如何修补医患关系的部分持份者,无论是医生或病人组织,政府会努力建立一个平台,亦可以藉这平台争取多些意见,看看如何在未有法例前改善医委会的工作。在《私营骨灰安置所条例草案》方面亦有很多关注的朋友,我亦很不开心这项条例草案不获通过,向他们致歉。但我们会尽快推动这工作,希望新一届立法会开展时可缩短条例草案通过的时间,以及筹备落实的工作。在这段时间,我们仍然会依照各部门所有的法定权力和法例去努力执法。

记者:三方平台最快会在何时启动?若涉及议员,是否要等待新一届立法会成立才会开始?你指医委会现时未能改革前,可透过这平台收集意见,医委会可如何改善,其实你们接着会否再就医委会改革重要性,会否也收集这方面的意见?会选择哪些医生?之前反对的医生会否选择?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第一件事,我觉得这平台应该是开放性的,无论是反对或支持条例草案的业界代表也应参与,而且我亦很开心见到部分医学界组织已提出,病人组织也提出了,希望主动增强互相沟通,弥补关系。在这方面,政府会尽我们的努力做。另一方面,谘询工作和汲取经验也分两部分的。就着长远较彻底的医委会改革,我们肯定要待医护人力策略性检讨报告公布后,(提出)就医委会改革的整体建议再进行谘询。但在这段时间,我们可以首先向各方持份者取得意见,如何在行政上改善医委会的运作,而政府亦会兑现我们的承诺,向医委会提供人力资源或其他资源,甚至在律政司方面的法律资源,尽量配合,改善医委会运作。

记者:你指传统上泛民是站在弱势社群一边,今次会否觉得主要令条例草案无法通过,其实也是因为泛民有些「转軚」或未能站在社会方面着想。你会否对他们的做法感到失望?今次推动不到会否是在你任内其中一个颇大的挫折?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就你第二点,我必须承认的。两项条例草案也未获得本届立法会通过,必须承认对我来说是很大的失望,甚至是挫折。不过,刚才你第一个问题问到一些较政治性的考虑,我相信在这段时间,正如政务司司长所说,我们应向前看。我不希望再分析或评估判断这项条例草案不能获得通过的各种背后原因,或各持份者在这事件上取态的原因。

(请同时参阅谈话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6年7月16日(星期六)
香港时间12时32分
W3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