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關閉視窗

新聞公報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談醫管局檢討督導委員會
*******************

  以下是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今日(七月二十日)出席公開活動後會見新聞界的談話內容: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我希望藉此總結醫院管理局(醫管局)檢討督導委員會的工作。我們在昨日舉行了醫管局檢討督導委員會第三場公眾諮詢論壇,在這之前,其實我們在這數月內,已進行了很多諮詢工作。首先,我們其中的一輪諮詢工作,是與專業界別組織、病人組織,以及所有相關的持份者,進行了一輪諮詢,我相信有數十個組織曾向我們發表意見。當然亦舉行了一些專場的諮詢,是向醫學界組織及服務提供者諮詢,我們也曾進行。然後,檢討督導委員會曾到訪醫管局轄下的七個醫院聯網,向七個醫院聯網的同事進行諮詢。最後,我們舉行公眾諮詢,包括四個焦點小組會議,以及三個公開論壇,昨日的公開論壇是最後一個。因此,舉行了昨天的論壇後,在接着的數個月,我們會就在整個諮詢過程中收集到的意見作出總結,然後醫管局檢討督導委員會將集中討論其報告。我們希望在報告中能向醫管局提出建議,作為醫管局在下一個階段,不論是改善聯網管理或資源運用的效率,以及其他方面,例如臨床管治等,能提供積極的作用,讓醫管局可以跟進。

  在諮詢過程中,我們聽到很多意見,我在此談談聽到的主要意見。第一方面是關於醫管局聯網的管理,這是在我們聽到的意見當中,所佔份量較多的。大家也指出,醫管局現有七個聯網,由於七個聯網需要向當區居民提供所需的服務,亦希望提供彈性,讓各聯網的服務能切合其需要服務的對象,因此,醫管局一直有把權力下放予七個聯網。不過,有部分意見認為,權力下放除提供彈性外,亦帶來另一些後果,例如聯網與聯網間的政策,特別是人力資源政策,未必具備一致性,以致我們的同事,有時互相比較不同聯網時,覺得不是太好。可能有聯網在某些人力資源措施上較寬鬆,但另一些聯網在同一政策上則拿捏得較嚴謹。另外,亦有同事認為,由於聯網在人力資源方面有自主性,當同事希望升遷時,他們發覺在聯網與聯網間的升遷比較困難,因為他們可能認為聯網較傾向升遷其聯網內的同事。

  另一意見也是與人力資源有關,就是當聯網發覺有緊急情況或服務壓力特別大時,他們認為醫管局總辦事處可以運用其權力,在聯網與聯網間調配資源,以紓緩服務壓力。不過,他們認為這方面的成效不大,即聯網與聯網間能互相補足,把資源互相調配,以補充不足的情況,不太能充分顯示出來。針對這方面,醫管局檢討督導委員會曾作出很多討論,當然現階段我們未正式提出一個建議,但我亦感覺到,很多委員的傾向,可能是希望醫管局把特別是人力資源這方面的權力稍為調節,令醫管局中央有更大權力,可在聯網與聯網間互相調配資源,以及提高聯網與聯網間人力資源政策的一致性。

  第二個聽到很多意見的範疇,就是七個聯網間的資源分配(事宜)。醫管局從政府獲得的資源,是一次過的一筆性撥款。這一筆性撥款,每年分配予醫管局後,由醫管局總辦事處全權負責,將資源分配予轄下的七個聯網。在這過程中,有些聯網,特別是新界東、新界西和九龍東聯網提出,認為他們獲分派的資源,與當區需要負責的人口比例不符。因此,有部分聲音認為,我們應以人口比例的方法分配資源。另外亦有些意見認為,由於有些聯網的服務,只集中在某些聯網提供,並非七個聯網也有提供,例如肝臟移植服務集中在港島西聯網的瑪麗醫院,而心臟外科服務亦集中在三個醫院聯網。在這情況下,若我們純粹按照人口比例分配資源,便不能照顧這些我們稱為特別或第四層的專科服務。因此,在檢討督導委員會商討的過程中,當然暫時仍未有最後結論,不過我覺得有很大的傾向,是希望兩者均能兼顧,即是在扣除那些在某聯網才提供的第四層服務,作為特別分配後,其餘用來分配給各聯網,主要用來提供第二層服務的資源,基本上應該按照聯網的人口比例分配。當然,人口比例中亦包括人口的年齡結構,亦要照顧跨聯網的服務,因此在照顧了跨聯網服務,以及就第四層的專科服務分配特別資源後,其餘的資源應按照人口比例分配。不過這些涉及大範疇的政策,我相信當醫管局檢討督導委員會作出建議後,細節也要由醫管局具體落實,過程也需時,尤其若要制定一套方程式,決定如何分配資源予醫院聯網,也需要一些時間。檢討督導委員是不會為醫管局連方程式也寫出來,而是向他們提供方向,醫管局要具體設計其方程式。

  另外,我們亦聽到很多其他的意見,我不在此詳談,不過可以提出一些,例如我們聽到很多巿民的意見,表示現在面對人口老化、醫療服務需求增加,以及醫護人手緊張,令他們在接受服務時的輪候時間,無論在專科門診或普通科門診,甚至在急症室,均是太長;亦有很多不同的意見建議我們如何改善醫護人手緊張的情況。此外,亦有很多意見是有關醫院內的不同職系,他們就自己的待遇、工作環境提出很多意見。當然,不同的病人組織及不同專科的一些持份者,也就着他們的專科及專職職系提出意見,例如一些培訓不足的問題,藥物的供應問題,特別是一些昂貴藥物的問題,醫管局能否在藥物名冊中多作放鬆,或在撒瑪利亞基金的申請標準上放寬等,其實也有很多意見。

  我們會在接着的數個月,在今年年底或最遲明年年初,總結我們的工作,提出我們的報告,屆時該報告應該會向大家公開。

記者:(有關醫院聯網資源分配,你剛才提到之後中央在資源分配方面有更大的權力,是否因為有「山頭主義」的情況出現?委員會有否談及這事宜?之後會做甚麼避免再被人詬病?)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有關所謂「山頭主義」,其實我們在諮詢過程中的確聽到不少,當我們解讀甚麼是「山頭主義」時,發覺很多時其實是指我剛才所說,在某些人力資源政策方面缺乏一致性,即是不同聯網由於有其自主度,導致他們在演繹醫管局總辦事處的人力資源政策時,鬆緊度可能會有不一。第二個很重要的方面,就是在聯網與聯網間的人手調配效率,即是不能有效率地在聯網與聯網間調配人手,以應付一些臨時或短時期的服務壓力。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4年7月20日(星期日)
香港時間20時30分
W3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