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關閉視窗

重要演辭

立法會: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就審議《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的發言全文(只有中文)
********************************************
  以下是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昨日(七月十五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審議《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的發言全文:

主席:

  首先感謝你在這時刻給予我時間發言。改革醫務委員會(醫委會)是過去15年社會大眾,包括立法會議員、醫學界、病人組織及普羅市民的一個共同願望,這點大家都知道。改革醫委會的方案亦經過很多年的醞釀。立法會法案委員會就《條例草案》舉行了十次會議,政府亦就《條例草案》與立法會議員、醫學界、病人組織會面討論超過50次,聆聽了各方意見。政府亦回應醫生、病人及議員的關注,多次作出重大的讓步。政府今次提出的方案是一個平衡了各方面,也是一個相對溫和的方案。

  非常遺憾《條例草案》經過七日辯論,耗時超過45小時,最終沒辦法在立法會通過,令很多病人、病人家屬、病人組織失望。犧牲的,我恐怕是病人的福祉,也是社會大眾共同的期望。

  預計投訴的積壓會越來越嚴重,處理投訴需要的時間亦會越來越長。積壓的投訴個案現在已經高達900多宗,每年新增的個案亦接近500宗。現時醫委會接獲投訴直到研訊,所需時間平均長達五年。目前的草案沒辦法通過,困局,容許我說,是很難解決的,情況亦有可能變得更差。
  
  醫院管理局(醫管局)早前亦透露,未來數年醫生人手短缺會達到500人。有限度註冊醫生(的註冊期限)就算如條例般由一年放寬至三年,老實說,其實亦只能幫助到一部分。有限度註冊的年期未能夠延長,將會繼續限制非本地培訓醫生來香港於公營醫療機構工作的意欲,令公營醫療系統人手緊絀情況繼續,受影響的亦會是市民和我們前線的同事。

  政府仍然會積極與醫委會研究如何以行政措施加快醫委會處理投訴的時間。我亦已承諾,無論《條例草案》通過與否,都會向醫委會秘書處增撥額外資源,確保秘書處有足夠支援,協助醫委會加快處理投訴和進行紀律研訊。不過我亦需要指出,現時《醫生註冊條例》的條文確為投訴處理程序設下一些限制,《條例草案》無法在立法會通過,只以行政措施加快投訴處理所需的時間的成效難免有限。

  下一步,政府會繼續研究如何推動醫委會的改革,以回應市民及病人組織清楚的訴求。但我想指出,這次醫委會的改革,正如我剛才所說,是溫和的。現時政府正在進行的醫療人力規劃及專業發展策略檢討,預計今年下半年公布。初步的建議在醫學界可能更具爭議性,例如所有醫生,包括非專科醫生,必須持續進修;又或正如很多議員都提過的,設立一個獨立的醫療投訴機制,在這個機制內,恐怕醫生能夠主導的機會更小。我們亦會在稍後提出(建議)後,待新一屆立法會組成後,諮詢立法會議員的意見,以及諮詢市民的意見,然後盡快就這個全面的改革推行立法的工作。

  這次未能通過的三項條例草案中,有兩項都是由食物及衞生局負責,兩項草案都是非常重要的。不斷有議員建議政府考慮犧牲《醫生註冊條例草案》,讓其他條例草案可以進行二讀、三讀。對我來說,這正如很多人拿來比喻的所羅門王提出的一個問題,我要犧牲哪一個呢?當然,有時我們知道的,亦曾經做過的,是相對上,若有些民生成分沒那麼重或沒那麼緊急,政府亦正如政務司司長剛才所說,曾調動過。這次來說,我可以說,兩項條例草案都是關乎民生的重大議題。雖然有議員提到,一項條例草案審議了兩年,另一項為何只審議了匆匆三個月。我在此首次有機會指出,其中《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是一項全新的草案,單是委員會的審議階段的修正案也有500多項。因此,我相信不能完全用我們提出來的時間或在法案委員會經過多少時間,就可以告訴我《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提出來要這麼長的時間,而《醫生註冊條例草案》為何這樣匆匆提出,審議十個會議便完畢。這是要符合比例的,在此需要說清楚。兩支食物及衞生局轄下的隊伍,衞生科和食物科,兩邊的同事就這項工作都做了大量工作。這點我相信就算條例草案不能通過,無論是民主派、泛民或建制派議員,公平點看,其實都會給予食物及衞生局兩個科的同事公平的評價。兩方面我們都盡了很大的努力,無論在審議條例當中的技術性,我們的同事都很耐心地聽議員的意見,議員亦給予了很多有建設性的建議,我們盡量吸納。政治上去到一個游說的層面,我們亦做了很多工作。因此,你要我犧牲哪一項呢?其實我也覺得很難。

  回顧《醫生註冊條例草案》的審議過程,無疑我作為醫生,我家中大部分成員都是醫生,我自己曾在醫務委員會(醫委會)數年,代表醫管局。我作為執業醫生亦曾被投訴過,當然,在這方面,獲得醫委會正確處理,給我一個公道,所以在很大程度上,我感受到專業自主在這方面的重要性。在這個過程之前,其實我已經知道醫學業界中,肯定有不少反對聲音,因為我一直在醫學界這麼多年。我亦知道,特別香港醫學會內有部分朋友非常緊張,能夠讓醫學會的同事在醫委會保持一個多數的控制,確保專業自主,這點我非常清楚,所以我亦預見有反彈或阻力。因此,在(修訂)條例的過程中,我亦盡我能力,提出一個比較溫和的改革方案。當然,這項條例草案的三個主要目標不需要我重複,因為不斷在不同階段,(進行)游說工作或在這裏也好,都有一些反對條例的議員或部分醫生問我很多問題。當我們說要讓公眾多參與時,他們同意了這個原則後,就告訴我,「不是的,我同意這個原則,但我並不同意另外一些方面。其實你提出這些,改善醫委會處理投訴的機制,是否真的有效?有很多關卡,其實有很多行政事宜。」當我們處理了所有這些行政問題,又提出指「你有另外一些問題」,這解釋為何我真正有一個感覺,我是面對着一個移動着的龍門,因為很多時候,真的有議員這樣說,「我同意這項,不過我不同意那項」,但把所有反對的議員提出的(綜合),便發覺每項都有人反對。過程中,我們已盡了力,亦作出了重大的讓步。最後,我亦想指出,公平起見,其實整個條例草案委員會只有一名議員反對條例草案恢復二讀、三讀,其餘全部議員都贊成,我們才得以提交上來。在此,我想再對我的醫生同業說一句話,正如我剛才說,我是醫生,我加入過醫委會,亦被人投訴過,獲得醫委會的公平處理。

  我認為醫生一方面要堅持專業自主,尤其是在執業水平方面,這是對的;但的確作為一個專業,無論是醫生、律師或會計師,都要接受在一個開放社會裏,公眾對我們的要求越來越多,尤其公眾會要求參與專業管治的架構。在聆訊紀律方面,公眾要求一個比較公平客觀的機制。所以作為醫生來說,我相信如果我們業界同道過分執着,非要在醫委會裏保持控制性的影響力,其實只會面對越來越多的社會壓力,甚至被拿走公眾託付信任給我們的部分權力或自我管治。我特別關心我們前線的同事,年輕的醫生,在我多次到醫院探訪或參與醫生活動時,遇到我的前線醫生都可能會察覺到。當我見年輕醫生或醫護人員加入我們的行業時,因為明知加入醫護行業是非常辛苦的,我對我的子侄亦這樣說,做醫生其實不需要最聰明,最緊要是不怕辛苦,怕辛苦便不要做醫生。當我見到年輕人願意加入醫護行業,我很開心,見到他們一日一日成長,經過醫學專科的培訓成為專科醫生,如果有時間的話,我必定參加他們的畢業禮,亦鼓勵他們不要怕辛苦,緊守崗位,服務市民。

  但他們的確有一部分是擔心的,這些擔心部分是真的,但亦有部分,很不幸,我不知道來源在哪裏,被某些人抛出比較聳人聽聞的謠言(影響),我在網上亦看到很多(這類謠言),若我沒有任何背景和經驗,我一看網上抛出幾個大字,如「接着我們便會淪陷」、「接着某地一些不合規格的醫生便會湧來香港,你們便沒有前途」。試問如果我是前線醫生,又怎會不怕?所以我最着緊是這部分的前線醫生。我亦都藉多次機會盡量向前線醫生解釋,他們的就業、發展和培訓的機會是不會受有限度註冊醫生的影響。這個機制根本是容許一個地方在有需要時,聘請有限制數目的醫生或專業人士,在不需要時,我們會停止聘請。及後當我察覺到醫患有可能決裂的時候,我在最後這段時間,盡力斡旋。我們和部分比較開明的醫生、病人組織和議員討論了,我在這裏不重複詳細講,將來希望建立一個幾方機制,無論有沒有這條例,去監察醫委會、聘請有限度註冊醫生和委任審裁員至評審機制內的工作。

  最後,我要在這裏(感謝)兩個法案委員會,當然我知道其他同事可能有另外一個的法案委員會,我相信都可以一併多謝。這些法案委員會的主席,我知道我的兩個法案委員會的主席方剛議員和葉國謙議員,以及無論來自泛民和建制派,在法案委員會的議員都幫了很多,尤其是在《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的法案委員會,跨黨派的議員都很有建設性,提出500多項修正案,在這裏多謝大家;亦要多謝兩位法律草擬專員。在建制派同事方面,我要多謝他們在審議過程和這幾天共患難,亦一定要讓我提幾句有關泛民議員,我會留回一些時間給主席。要公平一些來說,有部分泛民議員都說整項《醫生註冊條例草案》是有需要的,只不過是礙於一些真的是政治的原因,令他們不能全情支持,對這部分的泛民議員,我表示感謝。最後,我感謝對這件事勇於發言的比較開明的醫生、病人組織和苦主,他們真的很勇敢,因為發言後會在網上給人罵。最後我要多謝主席,主席過去容忍我有時忘記把手機拿出來,有時發言過時。在這裏,我仍然非常尊重主席,亦多謝主席。


2016年7月16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3時44分
W3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