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關閉視窗

重要演辭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在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會議就精神健康檢討開場發言(只有中文)
***************************************
  以下是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今日(四月二十五日)出席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會議就精神健康檢討的開場發言:

主席:
 
  其實在本屆政府上任初期,我們聽到很多不同意見,亦留意到精神健康服務在社會上有一個較大的關注,所以在二零一三年,即是我們上任未夠一年,正式成立精神健康檢討委員會,檢討精神健康政策和服務。委員會由我主持,內裏有來自各個界別的持份者。

  檢討過程用了比較長的時間,大約用了三年多,而我們寫報告,最後定稿的建議,都用了一些時間,所以到現在才公布報告。儘管最近在報告公布後,我聽到很多意見和批評,我們都會虛心接受。在檢討過程中,有聲音指我們需要精神健康政策,所以大家留意到,我們在報告內,一開始便提出policy statement,即政策聲明。在這幾天我聽到有意見指(聲明)只有一頁,好像不是很詳細,不過我想在這裏解釋,任何政策聲明我相信都不可能很冗贅,它是很簡單扼要地指出精神健康服務的方向,一方面要非常強調精神健康的促進;另一方面,現在有很多服務,最主要因為有些病人整個康復過程比較長,所以一定難以避免由一個醫療機構,跨越到一個社康服務機構內,所以有所謂醫社合作問題,而這個醫社合作問題,在很多層次都出現過,所以我們亦重點指出,改善醫社合作是精神健康政策內其中很重要的一環。其他詳細的政策我不在這裏說。

  另外我們參考了精神科專家的意見,採取以不同的年齡層(劃分)的方法,我們不是找一條線,而是(研究)比較年長的人士會面對哪些精神問題多些?比較年青的,或小朋友,究竟他們正面對甚麼精神問題多些?而成年人又(面對)甚麼多些?我們分了幾個範疇,在每一個範疇都討論過,然後提出一些建議。

  我不在這裏逐一詳細說明,但我想再指出一點,因為這報告(檢討的)時間較長,所以我們一早決定,不是等報告完成,聽了大家的意見才工作,這樣會等很久。所以我們在(檢討)過程中,大家討論後有共識認為應該做的事,例如一些比較重症的精神科病人,要用一些新的精神科藥物,其實在過去數年,已透過新增的資源讓醫院管理局落實(建議)。另外,例如一些與兒童精神有關的常見問題或學習方面的問題,我們已透過不同的先導計劃或(其他措施)落實(建議),所以不是說現在才看看報告有些甚麼建議去做。再者,委員很強調精神健康的促進,所以在一、兩年前,衞生署已開始一個全港性的精神健康促進計劃,現在正聯同不同的機構,密鑼緊鼓在學校和目標組群的地方促進精神健康。

  最後我想多提一點,其實在未做這檢討前,已有不同業界、專業人士、病人或病人照顧者的倡議者曾向我們提出,需要設立一個特別機構,譬如像外國mental health commission般的機構,給他們一些錢,給他們權力,讓他們處理(這事宜)。但我必須指出,在不同地方,醫療體系並非可以完全比較的情況下,我認為,而我亦曾在委員會的檢討過程中提出來討論,就算委員不是百分百完全認同,起碼都接受或體諒我的看法,因為香港醫療制度就是這樣。我亦不認為再建立另外一個架構,給他們一筆錢和權力,可以更有效做到我們想改善精神健康(的目標)。所以,在這報告裏,我們最後建議在今次檢討後成立一個常設的諮詢機構,而這個機構包括所有相關政策局、部門和持份者,讓我們有機制繼續跟進報告內所建議而未完成的改善工作,和往後任何有關精神健康問題需要新政策和討論,都可以在這個常設機制跟進。我認為這對於香港醫療衞生體系來說,應該更合適。否則的話,若有人一定要建議成立另一架構,脫離食物及衞生局,另外給他們錢和權力,可以做得更好,我在這裏一定要講,我不信服這個建議。所以,我認為現在建議是比較適應我們的體制。

  多謝主席。


2017年4月25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19時22分
W3C